当前位置:德瑞宝轮胎美容家人义务护士职责 护工:需求火爆的城市边缘人护肤DIY
家人义务护士职责 护工:需求火爆的城市边缘人护肤DIY
2022-07-11

今年44岁的李三容来自汉川农村,为供养家里两个儿子读书,4年前,她把农田留给了家里的老人耕种,自己则在同济医院当起了护工。去年10月,她开始接手照料康复科6床一位因车祸昏迷的患者,至今一年多只休息了20天。

同在同济医院当护工的老公,目前正在该院脑外科护理另一位病人。这几年来,虽然医院配备了单身宿舍,夫妻俩却24小时不能离开患者,只在轮岗时,两人能互相碰个头,几乎牺牲了正常人的家庭生活。

尽管如此,李三容仍微笑着对记者说,自己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赚了钱回家为儿子们盖一栋新房。自己现在吃再多苦,受再多累都是值得的。

为严爹爹梳头、捶腿是程桃香的“必修课”祁燕 摄

“额外”担负一些护士的事

在病房采访,所有陪护公司均声称,护工只为病人做生活护理,医疗上的事有护士。但实际上,除了他们要承担由家属担起的生活照顾外,做的护士的工作还真不少。在正式成为济生护工公司的一名护工前,应聘者要接受专业培训,其中一个重要内容是医疗仪器的识别,如监护仪、各种引流管,还要学会操作镇痛泵……

84岁的吕爹爹已经住院两个多月了。老人因突发脑出血造成偏瘫,9月1日就入了院。可子女们工作繁忙,便为他请了一中年女护工照顾。

根据吕爹爹的病情,医生在床头卡上标注了“半流食”及“ⅰ级护理”的字样。ⅰ级护理要求护士每15—30分钟巡视观察一次,进行护理评估及一般生活护理(其中ⅰ级护理三级医院的收费为每小时8元,二级医院和一级医院的收费分别为7元和5元)。可除了要承担家属该承担的喂饭端茶倒水,擦洗翻身等护士的一般性护理工作,也落在了护工身上。

对病人而言,记者粗略地算了一笔账:这名护工每天40元工钱,78天来,吕老应支付其3000余元,与此同时他每天还需支付ⅰ级护理费用8元,共624元。

据吕爹爹护工介绍,除了每天早上例行的一次查房,打针和拔针,如果不喊,护士不会来访。记者在该楼呆了1个小时,发现护士们多集中在护士站,基本上没按规定时间巡视患者——而这个现象,在护士短缺的绝大多数江城医院,其实比比皆是。

攀比喊涨雇主有点烦

1999年,市中心医院正式成立专门病员服务中心,将护工纳入管理曾创本地医院先河。提起当年的情景,该中心李春香主任仍记忆犹新:“病房里总有闲杂人拉生意,有的还拉帮结派,病人也反映东西常被盗……院领导意识到该管一管了,我们护理部就对护工人员进行统一管理。”

令医院感到头痛的是,护工人员流动性大。

11月7日上午,记者在济生护工公司记事牌上看到,当天有126名护工在岗,8人待岗,30人请假回老家了。公司负责人介绍,待岗的还住在公司提供的宿舍里,可以随时上岗,但回家的还来不来就很难说了。一到农忙的时候,请假的人更多,就要闹护工荒。“护工短缺,一些护工就会乱涨价。”济生公司经理杨少华介绍。

武昌园丁小区的张乐华女士就碰到了一回。今年9月,她从家政公司为患食管癌在省肿瘤医院住院的父亲请了一名中年女护工,老人吞咽困难,每天需少吃多餐,女护工却不太耐烦。干了半个月就暗示她说,“十一”快到了,别的护工姐妹雇主都说了给3倍的工钱。看她不吱声,女护工又说家里农活忙。张乐华心里气愤,但又怕护工对老父亲不尽心,换人又得时间适应,最后还是包了个200元的红包。

碰到“狠角”雇主,护工又处于弱势。一位中年护工在市中心医院为一位老人护理了11天。结账时,老人的儿子出马了:“要工钱,行,你拿税票或者收据来。”对方紧扣行业漏洞,有理有据。因不是医院的正式职工,更非医院明文规定的服务项目,该护工只好到区税务局自行购买发票才讨回300多元的薪水。

护士就业难护工供不应求

今年6月,25岁的陈露在同济护校毕业,一直想留在武汉大医院工作,可简历撒了一大片,半年来却没结果。无奈下她只好降低标准,屈就于一家二级医院。

武汉协和医院护理部负责人介绍,去年该院聘请了88名护士,报名者达四五百人,符合条件的更不在少数,平均5人争抢一个护士岗位已成定局。而除了农忙和年底闹“护工荒”,平时想来当护工的,一经培训,即可上岗。

我国医院专业护士短缺是一个普遍现象。湖北省护理管理专委会主任委员赵光红一针见血地指出,护士配备不到位,其原因就在于医院控制成本。有编制或合同的专业护士请多了,无疑会增加医院开支,而有护工照料,不仅可帮护士解决相当一部分实际问题,费用还转嫁给了患者。

携带乙肝病毒“混”进队伍

护工一天,病人到底要付多少钱?低的20多元,高的50元,记者采访数天,摸不到一个标准。更为混乱的则是护工或家政公司向护工人员收取的管理费,有的抽成15%,有的每天交7块。收了护工的钱,又该为护工和病人做些什么呢?记者采访十多家公司,回答五花八门,总的感觉是除了简单的培训,没有做什么。护工从业门槛低,人员来源复杂,素质参差不齐,护工公司又是在这个市场自发形成后出现的,缺乏统一的行业收费标准、管理标准、操作标准。

济生公司在对前来要做护工的人员进行例行体检时发现,他们10%左右的人携带乙肝病毒,按《国家传染病防治法》规定,这类人不能从事属于服务业范围的护工,不能录用。济生公司经理杨少华有次到另一家护工公司去办事,却发现因携带乙肝病毒被“济生”拒绝录用的人在这里做护工!

昨天清晨刚到6点,新洲农妇程桃香从她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内科病房的床——两张木椅上拼起的“床”上起来,稍事洗漱,就提起热水瓶去打水。

一小时后,她所照顾的严爹爹就要起床用水了。

江城二级以上医院病床数达4万张左右,据专家估算,按每六张病床配一名护工,武汉昨天至少有6600余程桃香们在岗上。